航空货运业:2012年是否还如同“过山车”?

 

    2010年给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航空货运行业如同过山车,让承运人达到了新的没有预料之中的高度,其中东北亚的承运人发展最为迅猛。全球航空公司整体货运收入在2010年达到了670亿美元,2009年为480亿美元。这主要归功于航空公司投入了新的运力,载运率提升了,运输量增加促进承运人总体收益好转。
  当然,经历如此令人振奋的一年,第二年往往显得非常平淡,有时同比的数据令人惨不忍睹。全球航空货运业增长的浪潮已经一去不返了。那么什么因素会影响生产?有人提及了日本的地震和海啸,提及了中国高科技的出口生产。我们将对2011年表现很好的市场进行分析,并且分析今后的发展趋势。当然我们也会关注那些表现不佳的市场。在2011年剩下的时间中,航空货运业务看上去将处于发展停滞状态,我们将分析明年短期的发展前景。
    生机或是令人忧郁?
  2010年货运业生机勃勃,到了2011年则是平淡。创历史记录的复苏已经出现了反转,运力增长比需求快,“迫使”载运率下滑,威胁到了净收益情况。尽管欧洲市场发展不佳,但是很好控制了运力。2010年的成功促使许多航空公司积极主动参与东北亚市场的竞争,在这个市场中航空公司一共增长了17%的运力,但是需求下滑了1%。这将看见2011年载运率的总体下降。
  至于中国而言,国际航协IATA的数据表明2011年1-8月同比下滑3.7%,这显示出中国市场正在减速。另一方面全货运航空公司中大约13%不是IATA成员,因此他们的数据并没有涵盖计算进入亚洲运输量中。其中包括许多运营中国航线的航空公司,比如翡翠、Air Cargo Germany、天桥货运和TNT等。这些全货运航空公司发展速度很快。
  那么,是什么因素正在驱动增长?以及更重要的是这是否可持续发展?
  未来中国的出口可能更多的是iPad和平板电脑等产品。按照Gartner研究公司的预测,在未来4年中,运输量将翻一倍,其中平板电脑运输量将驱动这种增长。市场已经发展强劲。2011年8月,富士康在成都的工厂运输了5300吨的电脑,其中很可能大部分是iPad产品。1年前,这个数字是“0”,突然之间,工厂建设完成,一个月大约需要50架B747-400全货机才能完成运输任务。到2015年,可能达到每天有3架全货机运营成都航线。尽管平板电脑运输量增长迅速,相比之下,笔记本电脑预计到2015年增长速度会保持平稳。
  从中国通过航空方式出口笔记本和平板电脑目前占据全球航空贸易1.3%的比例。预测将在未来5年翻一倍,主要就由平板电脑驱动增长。我们可以想象中国电脑行业对于全球的影响。2010年,原产于中国的88%笔记本电脑都是空运的。但是并不只是计算机行业运输驱动了航空货运业的增长。2011年年初,郑州没有出口过一部移动电话,到了7月这座中国北部城市一共出口了1850吨,这也是由于富士康在此设立了工厂,生产iPhone手机。来自中国的高科技产品出口在2010年占据航空货运量的6.4%。
  尽管上海依然是主要的高科技出口地,中国政府西部大开发政策已经实施多年了,如今新的增长来自于西部地区,比如一个成都工厂投入运营就能产生如此之大的变化。承运人也开始发现这种变化趋势,国泰航空公司宣布2011年10月份开辟飞往成都的全货机航线。
  亚洲出口下滑很多归因于日本3月的地震和海啸。2011年日本相对增长缓慢,自从2010年年中以来日本出口一直处于结构性下滑之中。进口业务也是如此。自然灾难不能成为理由。毫无疑问,海啸对于某些产品流向肯定会产生短期效应,比如鱼类产品的出口在2011年4月同比下滑了64%,但是6-7月又恢复了。与此同时,这场灾难也对香烟运输产生了影响,当地卷烟生产大幅下滑约三分之一。但是很快从其他地区进口,比如4月份进口了5740吨,大约需要60架B747-400全货机才能运输完毕。
    2011年的亮点
  关于欧洲的衰退已经长篇累牍了,但是2011年上半年的数据显示出航空货运业出现显著的增长。那么是哪个国家推动这种增长?——德国。德国出口如今占据整个欧洲28%的份额,有利地平衡了欧洲-亚洲之间的贸易。2011年上半年,欧洲出口在欧亚贸易中占据了49%的比例,6年前只有36%。
  但是真正的问题在于德国奇迹能够维持多久?德国今年1月份航空出口出现了令人印象深刻的39%增长,但是1-7月只有22%,这说明增长速度在下降。
  这些出口主要是全球需要德国的奢侈品牌汽车。汽车零部件出口一直都是航空货运业的主力军。在跨大西洋市场上的增长也是今年上半年的亮点,达到71000吨。关于购车业务上,消费者的需求摇摆不定。汽车市场传统上就要比其他行业更具波动性。购买汽车永远不是预测增长数据可靠的晴雨表。我们怀疑这种增长是短暂的。从根本上说,人们是根据经济发展前景来决定是否购买车辆。如今美国人推迟了购车决定,那么今后对于高端汽车的需求量会下滑。
  亚洲内部的贸易一直都是全球贸易预测有用的 “温度计”。然而,以前一直发展强劲,但是2011年出现了短暂的耽搁。亚洲一直被认为是全球贸易发展的发动机,但是如今出现了问题。最显著下滑的是中国-日本之间的贸易,跨太平洋贸易也令人失望。美国消费者对于个人和时装需求正在下降,比如空运的时装产品运输量已经下滑了令人震惊的30%。
  与此同时,时装行业正在一分为二,有一些喜欢更贵更新潮的,另一部分则是更廉价的设计。采购来源于亚洲的低端服装采用了海运方式。由部分企业着力实施的,特别在西班牙、法国和意大利,依然采用空运方式。这种发展对于中国的不佳表现是一个弥补。中国通过空运方式的时装出口已经下滑了12%,海运方式提升了16%。美国更倾向于通过海运方式运输廉价时装。日益富裕的亚洲人,特别是中国和韩国,希望高端时装,因此进口正在上升。
    未来发展趋势
  如果你从外空观察地球,航空贸易增长已经停滞,如同许多承运人已经感受到的那样,自从2010年年底以来对于未来发展有种不确定感。如果你仔细研究每行每业,还是能够发现一些市场增长的动力。
  在亚洲内部的贸易方面,并不是一片黯淡,对于高科技制造的依赖将导致轻微的复苏和稳定的增长。与此同时,在跨大西洋市场中不太可能出现显著的增长,这依赖于危险的汽车贸易情况。对于美国经济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推迟投资——结果就是对于机械和汽车部件缺乏需求。幸运的是,跨大西洋贸易和世界贸易的相关度不大,这意味着2012年年中的时候极有可能减速行驶,但是其他贸易通道开始复苏。
  美国对于新车的需求在消退;同时和处于困境中欧洲其他国家相比,发展要更快的德国也将面临出口的放缓。在欧洲还有一缕阳光,将会照在2012年举办奥运会的英国,对航空进口出现暂时性的暴涨。
  2012年中国的高科技出口依然强劲,半导体行业发展正在促进亚洲区内贸易的拓展。中国西部将是新增长的发源地。中国高科技产品的大量出口将弥补时装运输量的下滑。但是欧洲时装行业通过空运方式出口将增长,那些高价值的时装将搭乘航班前往中东和亚洲。本身在东南亚的时装中心将更多使用海运的方式,让那些口袋开始捂紧的西方消费者能够消费得起价格下滑的服装。尽管一些大型企业依然通过空运运输有流行时限的产品从而获得竞争优势,其他企业更多关注的是关注如何获得最低的成本。我们认为这种趋势至少将持续一年。
  在汽车贸易领域,2012年上半年将显示比平均增长更快的速度。但是随着汽车销售减缓,汽车部件进口商可能寻求组织更佳、成本更低的供应链。零部件运输更可能使用海运方式,成本最多可以降低70%。
  对于厄运缠身的航空货运行业,2011年不是好年成。2012年我们不能保证阳光明媚,但是好消息是就需求而言不再多灾多难,主要担心的是市场中运力投放的问题。和2010年相比,航空货运行业的高管们必须更加谨慎,必须严格控制运力——那么他们就可能在年底的时候对公司的最终财务数据感到满意。(原标题:The end of the ride,作者:Seabury集团的Marco Bloemen(高级副总裁);Soufiane Daher(分析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