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擎起大都市 郑州开启航空货运新时代
 

 

核心提示:这是一个快者生存的时代。
  这个时代最核心的问题也许是:速度值多少钱?
  人人都想“马上拥有”的念头,已经让代表“速度”的航空货运,在全球创造了无法尽数的财富。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河南造”货物被送到空中,然后在完全陌生的地方降落,满足需求,创造财富。
  当然,前提是——要有足够多的航线、足够多的飞机,把它们运到它们要去的地方。
航空擎起大都市 火车拉来的城市乘着飞机翱翔
  城市的外形和命运总是由交通决定的。约翰·卡萨达在《航空大都市——我们未来的生活方式》中这样结论。
  对此,我们不难理解,因为城市总是伴随着当时现有的交通工具而产生的,我们的省会郑州就是“火车拉过来的城市”。民间百姓用通俗的顺口溜更加生动地对此作出注释。在豫冀交界处,两省群众都这样说:金彭城银水冶,不如楚旺一斜街。彭城是河北著名的陶瓷生产地,水冶在战国时代就以冶铁著称,但是却没有发源于新乡流向天津海河的卫河上的一个码头——楚旺的一条狭窄的斜街繁华。但是随着卫河水的枯竭,河运停顿,楚旺就这样没落了。
  但是,约翰·卡萨达在《航空大都市——我们未来的生活方式》中又这样断言——在当今,这就意味着城市的外形和命运是由航空交通来决定的。对此,不少人难以理解。难道航空运输能够替代河运、海运、铁路和公路运输,对区域经济发展和现在城市命运改变?是的,60年前最早投入使用的翱翔在城市上空的喷气式飞机,毫不费力地瓦解了达拉斯和迪拜之间的距离,使一些彻头彻尾的穷乡僻壤有可能成为世界级的大都市,位于美国中南部农业区上的中等城市孟菲斯、芝加哥等等就是如此。发展中的中国、发展中的河南对航空城市更是渴求。
  7月18日-20日,2012中国郑州国际航空物流对接会在郑州举办,我们从今天起推出系列策划报道——航空擎起大都市,用通俗的事例为您诠释“用火车拉来的城市”如何乘着飞机翱翔。
少飞10小时,1公斤鲜花运费贵1元
  7月13日一大早,当很多人还在上班路上时,郑州陈砦花卉市场的商户们已经在忙碌了。
  在市场最东头的冷库门前,商户们用小推车把头天夜里空运过来的鲜花取走,盛鲜花的纸箱上面,还贴着“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交易中心”的字样。
  在一家鲜花批发店内,店员打开纸箱,取出玫瑰、百合、满天星等花束。鲜花中放着冰块,这让它们保持着新鲜,看起来就像刚从昆明的花田里采摘下来一样。
  店老板张建华一边招呼店里的姑娘小伙们加快速度,一边取出一枝百合,往花篮上扎。客户9点就要来取,得赶快。
  张建华每天都从昆明发货,基本上每天两箱,每箱100公斤。现在是淡季,玫瑰每扎15元,白百合每扎25元,黄百合每扎40元。
  “昆明运到郑州,加上上下飞机的时间,直飞需要10小时左右,运费每公斤3.5元;转飞需要20个小时,运费每公斤2.5元。”张建华说。
  业内有这样的说法——鲜花每天早上都会降低15%的价值,因为它们最多只有7天的寿命,之后便香消玉殒。
  因此,速度就有了价格。对张建华们的鲜花来说,少飞10小时,每公斤要贵1元。
  如果追根溯源,鲜花最早以做生意的方式坐上飞机,是在1928年。这一年,荷兰航空公司开展了一项业务,将7500吨鲜花、水果和蔬菜空运到伦敦。那年冬天,伦敦的贵妇们很高兴地发现,荷兰的飞机全年都可以把草莓和浓缩奶油运到伦敦去。
  之后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荷兰成为世界花都,郁金香卖遍全球。荷兰的花卉种植商,控制了世界花卉产业的命脉。
  凭借“冷藏+航运”的模式,越来越多的新鲜产品走向世界。比如,人们把1972年8月14号称作“空运鱼日”。这一天,加拿大的金枪鱼坐上飞机抵达东京的鱼市场,从此让寿司风靡全球。
京沪的货物,急需转到郑州飞
  7月16日上午,河南申通快递的董事长刘丽对记者说,她花费7年时间建立的陆运物流网络,这段时间每天正在把100吨货物从郑州运往全国各地,同时还有1吨多货物搭乘新郑国际机场的航班,飞往全国各地。
  此时正是货运淡季。9月份,这个行业开始迎来旺季,并会在春节前达到让人崩溃的顶峰——如果再赶上雨雪天气,陆运走不了,空运运力跟不上,货会堆在机场,两三天都发不出去。老百姓投诉的快递服务质量差问题,大部分都是“速度”惹的祸。
  刘丽2002年开始做货运,刚开始全部走航空货运,后来因为机场运力不够等原因,她从2005年开始构建自己的陆运物流网络,缓解了困境。
  创始于上海的申通快递,是中国民营速递的领军企业。刘丽透露,申通快递总部要求,今年7月下旬以后,超过800公里的货都尽量走空运,尤其是东北、西南的货品全部都要空运;同时,适应客户精细化需求的24小时快件产品,也必须走空运。
  据了解,在申通快递的最新计划中,想把郑州建成一个重要的物流转移区。比如,上海机场无法及时运出的货物,走陆运到郑州,然后再走航班。申通在上海、北京的货物,急需往郑州这样的中转枢纽分流。
  对申通快递总部“一定要把航空货运拉起来”的决心,刘丽很赞同。她估算了一下,果真如此,仅河南申通一家,每年需要从新郑机场发的货就要达到5万多吨。
  河南顺丰速运则努力要在河南航空货运市场做得更好。它主要以航空运输为主,航空快件占比超五成。进入郑州8年来,顺丰速运业务发展迅速,去年航空进出港货物量占郑州机场货运吞吐量的12%。
  去年6月27日,顺丰航空入驻郑州机场,开通郑州——武汉——深圳全货机往返航线。今年3月27日,又开通了郑州——杭州——厦门全货机往返航线。
  据介绍,2020年,顺丰在郑州机场的全货机投放量有望超过12架。未来还将规划建设郑州机场快件转运中心,其定位是顺丰华中区域性的航空快件转运中心。
  两大民营速递巨头,用实际行动为郑州打造“航空大都市”投下赞成票。
  “不是没有需求,而是航空货运跟不上。”刘丽的话,客观描述了河南航空货运市场的现状。
“河南造”为发展航空经济“兜底”
  那么,除了可能从周边市场“分流”过来的货物外,河南适合走航空货运的产品有哪些呢?是否可以支撑河南大力发展“临空经济”的梦想呢?
  今年4月,根据河南省统一部署,河南省商务厅对外贸易处处长苏国宝进行了深入调研。
  “适合航空运输的产品有三个特点:价值高、体积小、时效强。”苏国宝说,他们调研之后认为,河南有六大类产品很有潜力,包括白银、电子信息产品、假发及假发制品、服饰、鲜活农产品和精细化工产品。
  据估算,河南省每年航空物流货运需求大约为10万吨。如果算上各大货运公司从其他地方转运过来的货物,这个数字会更高。
  记者昨天(17日)还从河南省发改委了解到,河南省与航空运输相关联的电子信息、精密机械、仪器仪表、医疗器械等10类制造业增加值接近3000亿元。
  另据了解,随着国内外产业转移步伐加快,一批跨国企业入驻中原发展,河南经济外向度迅速提高。去年全省进出口总额326.4亿美元,实际利用外资100.8亿元,分别增长83.1%和61.4%,进出口和实际利用外资的规模与增速均居中部地区首位。
  今年,在全国经济下行压力增大的情况下,上半年河南省进出口、实际利用外资增幅仍高达84.6%和51.5%。日益优化的产业结构和快速发展的外向型经济,为河南航空经济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有统计数据显示,1975年到2005年的30年间,世界航空货运额攀升的速度令人吃惊,猛增1395%!全球超过三分之一的货物贸易——价值大约在3万亿美元——都通过航空货运运输。
  在这个人人都想“马上拥有”的时代,代表“速度”的航空货运,已经在全球创造了无法尽数的财富。
  未来将有越来越多的“河南造”被飞机送到陌生的地方创造财富。这需要足够多的航线,足够多的飞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