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空企业如何在汇率双向波动中自保

 

一家之言

点心债等表现为人民币的债务,人民币贬值是有利的。航企可以对于点心债做防范人民币升值的汇率套期保值操作,以应对较短时间的这笔特定的人民币债务的汇率风险。

2014219人民币汇率在无预兆、无重大事件发生的情况下发生剧烈贬值以后,至今贬值幅度已经相当大了。现在人民币在岸人民币实际汇率,已经大约与2013年上半年的水平持平,大半年的升值幅度全部被抹去。人民币汇率的特异的双向波动风险得到彰显。

在中国的各产业中,航空企业受到人民币汇率的影响最为显著。目前,中国的众多主要和重要航空公司的飞机机群的绝大多数是从海外进口的,因此外汇的需求和融资量非常巨大。人民币汇率的巨幅波动,对于中国航空企业的效益和资产,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航空公司的主要资产是飞机和航材,中国的航空公司的这些资产主要需要从海外进口,一般多是通过融资租赁的手段获得的,所以这些年来航空企业机队和资产的快速扩张,一般都带来了外币负债的扩张。从中国国际航空和中国南方航空的年报来看,应付融资款都在200亿元上下,可以判断基本上是外币债务。没有查到东方航空的应付融资款数据,但是另一口径的数据直接给出了外债的数额,将近700亿元,可能国际航和南航的外债数额也与此大致相当,或不在小数。

2014219人民币兑换美元汇率为0.1653、现在大约是0.1626来看,人民币汇率已经贬值1.63%,国航在应付融资租赁款上即需要多支付4.16亿元,南航需要多支付3.16亿元,而东航的外币债务以人民币计价的话,则增加了10.82亿元。

因此,按照三大航的总体情况,鉴于三大航均对外负有巨大的债务,所以必须进行外币债务的套期保值操作。这里不研究外币债务的利率套期保值问题,光是人民币汇率的波动,就会以汇兑损益的方式,严重影响三大航的当期损益表。由于三大航是巨额对外负债,因此人民币升值对于三大航是非常有利的。所以,总体上来说,航空公司应当对于人民币贬值的风险进行对冲的保值操作。

三大航或者其他某些航空公司,为了解决短期的或者是具体项目上的支付需求,或可能发行有以人民币计价的对外债务,如点心债等等。这种债务表现为人民币的债务,人民币贬值是有利的,但是需要防范人民币升值的风险。虽然把点心债包括在总债务中,航空公司对外净负债还是外币债务,但是可以把点心债单独划出管理,对于点心债做防范人民币升值的汇率套期保值操作,以应对较短时间的这笔特定的人民币债务的汇率风险。